一本书追六七年在出版社做版权经理是种什么体验?

  2021年10月底,四川少年儿童出版社(简称“川少社”)国际合作部主任尹川所在的办公楼,因疫情原因被临时封控。在数小时等待中,尹川和同事们依然按部就班地看稿子、做材料。尹川说:“这也是川少精神的体现,是我们企业文化的呈现。无论外部环境如何,全社上下,同事和领导始终沟通协作良好,大家都有共同的目标——做出业绩,促进川少社的发展。这样的工作环境,让身在其中的每一位员工专注于自己的本职工作,心无旁骛。”

  正因为身处这样的企业氛围中,尹川聊起自己的工作欢声笑语不断。她和编辑们一起翻看讨论某本童书时会开心大笑,她们聊天时都认为自己很幸运:“生活中最愉快的事,大概就是找了个自己喜欢的工作。”尹川告诉《出版人》,用她们同事的话说,“没有杜拉拉升职记般的职场氛围”,有的是大家齐心协力建设一个“大家庭”的团队精神。

  也因此,尽管普遍认为外语专业出身的年轻人很难长久从事版权行业,尹川却认为出版行业是可以择一事终一生的行业。在她看来,做出版是能让从业人员不断增长知识的工作,而且,“我喜欢和来自不同文化的人打交道,通过国际合作,能把自己的专业用起来”。

  尹川本科专业是英语,研究生阶段学的是编辑出版。毕业时,尹川希望找到一份出版社版权经理的工作,“但是一直没有看到相关招聘信息,直到看到家乡的四川少年儿童出版社招聘版权经理,于是积极参加了面试, 有幸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就扎根川少社”。尹川说,川少社开展国际合作非常早,1998年就和我国香港地区的新雅文化事业有限公司建立了合作。20世纪初川少社就从加拿大、美国等引进版权。“这也是川少社早在2009年,先于大多数出版社设立版权贸易专岗,发出招聘信息的原因。”

  川少社国际合作部主要负责图书版权引进与输出,除此之外还在融合发展方向探索,策划文化交流活动。谈及川少社近几年引进出版的图书,市场表现不错的有德国的《当世界年纪还小的时候》,英国DK出版公司的《DK儿童百科全书(精致版)》,意大利的《星际太空鼠》等。但让尹川最有成就感的,却是历经六七年终得以出版的奥地利作家班石的系列作品。

  尹川回忆,认识班石的第一本书是《我想爸爸》。那是一个冬日暖阳的下午,尹川在华德星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办公室,一边翻看这本画面生动的绘本,一边听推荐该书版权的工作人员讲读,听着听着,这本只有32页、文字不多的绘本,令尹川的眼眶一润。

  这本书从一个天真可爱的孩子的视角,展现了他对爸爸的想象和思念。他的爸爸可能因为职业原因,不能时时在他身边;也有可能和妈妈分开了;还有可能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了。他的爸爸在哪里都不要紧,因为在孩子心里,他对爸爸的想念与追寻一直真实存在。

  当时班石创作出版的作品还不多,选题在第一次论证时被否了。班石陆续出了几本新书之后,选题还是没有通过。川少社的编辑对班石的图书反复琢磨后发现, 班石真是一位“宝藏作者”,读者总能从她的作品中看到“多维度”:一是多维度的叙事方法。班石作品中的画与文字,读者既能分开阅读,又能合在一起读。画与文字既相辅相成,又各自出彩,不同年龄和阅读能力的读者,都适宜读班石的作品;二是多维度的解读方式。班石的作品既能描述出孩子们的所思所想,同时又能引发家长对于教育方式的思考,让人能从不同维度解读故事,于是编辑再次申报了选题。2020年,在尹川对班石作品“一见钟情”六七年之后,《我想爸爸》中文版由川少社在国内出版。迄今,川少社已出版了班石的14本图画书。

  一名版权经理人不仅要“挖掘”优秀的外版图书,还需要把本版好书推向世界。据尹川介绍,川少社有不少图书受到全球各地市场认可和小读者喜爱。授权我国香港地区出版的中文繁体版《60秒小侦探》(2册)已经连续三年版税溢出,销售约16万册;《培养孩子好性情的第一本书》等多个低幼产品,在越南市场受到小朋友喜爱,在海外实现了版权续约;《三星堆青铜器》早在2015年就向美国宝尔博物馆输出了英文版权;《米小圈上学记》(3册,挪威语版本)进入挪威当地的连锁书店ARK等主要渠道销售。

  童书“走出去”具有自身天然的优势:“文字量可控,翻译成本不高,出版周期相对较短,这让童书更容易通过商业化方式‘走出去’。”“小童书其实有着大作用”,尹川说,一位印度文化界人士曾经对她说过这样一句话:“促进中印两国的友谊,从少年儿童抓起。”

  尹川认为这几年国内原创插画的不断发展,也推动了童书,尤其是绘本或故事书的“走出去”。“插画是没有国界的,我们的原创插画不仅在技法上有提升,也更加注重画面的故事表达。但要把我们的图书有效输出, 需要费点心思。”尹川多年来从事版权工作的体会是,向海外合作方推介图书应该建立在“阅读”的基础上:版权经理人需要阅读所荐图书,在向外方发送图书简介的同时,传递个体化的、读者视角的观点。

  “个别时候,我们会和外方探讨图书欠缺的地方,如排版字体需要优化等。”尹川指出,更专业的沟通能够增加双方信任。“谈论图书的不足不会影响该书的版权购买, 对方也有自己的判断。要做好版权业务,要动脑子,想办法,有创新意识,这是一份开拓性的工作。”尹川强调。

  “国际合作对版权经理人的要求很高”,尹川认为要成为一名优秀的版权经理,首先需要具备以下基本技能和素养:

  第一是要能熟练使用外语。无论与外方邮件往来、电话沟通,还是审阅外文合同,都要求版权经理能熟练使用英文。版权经理人需要对英文合同的翻译负责, 还要对合同中一些容易导致歧义的内容和版权方进行交涉。

  其次,版权经理人要有良好的沟通与谈判技巧。对外要做好业务沟通与衔接,对内能够与社内不同部门协作。再次,版权经理人要有知识产权意识。尹川表示, 知识产权在社会发展中的作用日益凸显,从业人员有必要通过培训、自学、理论结合实践等多种途径,提升自己的知识产权知识,为规范做好国际合作打下坚实基础。

  此外,尹川在工作中的体会是,版权经理人还得是一个优秀的“管理者”。版权合同是否完善?如何归纳存档利于查阅?定期关注合约时限,按时寄送样书和做好版税结算,懂得如何查漏补缺,等等。“仔细认真, 不放过每一个问题或工作漏洞,是我们川少社的工作作风。”

  尽管工作中难免总是有困难出现,偶尔也会想逃避, 但尹川笑称自己常饮的鸡汤是张德芬老师的一句话:“每个困难背后都藏着一枚彩蛋。”在她看来,出版业是一个需要时间孵化产品的行业,要求从业者沉淀下来,有十年磨一剑的恒心和精神。在有些年轻人离开的同时, 也可以看到在出版行业深耕多年的前辈,对这一行业深深的热爱。

  如今已是一名五岁小姑娘妈妈的尹川,谈到工作带给她生活的幸福感,一方面是能够经由工作,见到她崇拜的作家、插画家本人,犹如年轻人见到“爱豆”的幸福;另一方面,尹川说籍由工作接触到大量优秀童书,使得她的孩子阅读面很广。“因为工作需要,我也会阅读不少童书,这让我更容易从孩童的视角去理解孩子,懂得俯下身去倾听。”

  回首2021年,让尹川开心的是:川少社第四次荣获商务部等国家五部委联合认定的“国家文化出口重点企业”,“这是对我们国际合作的鼓励和肯定”;以及与海外数字图书馆平台建立了合作,开辟了以电子书形式“走出去”的新渠道。

  展望2022年,尹川说:“最近刘慈欣老师的《三体》英文版以高价续约,对版权经理人是鼓舞人心的消息。我也得加油给我们的品牌畅销书——‘米小圈’系列读物找好海外的‘婆家’。促成高质量的授权,版权经理人将会收获满满的自我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