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星战7》的5个重要谜团:汉索罗到底死没死?

  (文/fz)虽然对前作的复制粘贴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原力觉醒》作为星战新三部曲的开篇之作,却勾画了一幅令人激动的故事蓝图。除了数不过来的彩蛋,影片还留下了众多悬念和未解之谜。我们挑选了其中五个主要的剧情谜团,尝试进行解析。

  如果你已经看过电影,就知道哈里森·福特夙愿得偿,汉·索罗终于死了。但是前些天《原力觉醒》在美国开庆功会的时候,凯瑟琳·肯尼迪宣布当天出席活动的全部演员都会回归第八集,其中就包括了片中死去的哈里森·福特和马克思·冯·西多。于是,是时候给大家介绍一下遥远银河系第一定律(雾)——坠入深坑的人死不了。

  从卢克幸运地落入云城的通风管道开始,被欧比旺一刀两断的达斯·摩尔、被克隆人击中坐骑坠入深渊的欧比旺,全都奇迹般得以存活。就连被维德抛进死星反应炉的皇帝,都曾经借助克隆人的形式归来。这个定律唯一的例外可能就是温杜大师,被原力闪电甩进科洛桑夜色中的他应该是死透了,但我们也不能排除他是在下落过程中被车撞死的可能性。

  那么回到汉·索罗回归第八集的问题上,在他以自由落体退场仅仅几分钟后,弑星者基地就变成一颗恒星了。光剑贯穿身体的情况下,留给他逃出来的时间显然不多。而且当时大家都很忙,没人有空下去救他。所以,观众们应该不会在第八集看到一个活着的汉·索罗。

  但死亡对于银河系的正义之士从来不是问题。欧比旺和尤达死了三十多年都能跑回来显灵,汉·索罗虽然不是绝地武士,用其他方式露个脸也没什么困难。实际上,汉·索罗之死可能是一个更重要角色自我救赎的必经之路。

  凯洛·伦或者本·索罗,是一个外强中干、情绪极不稳定的年轻人,即便坠入黑暗面,也时时受到光明的感召。据斯诺克所言,作为伦武士团大师的凯洛·伦还没有彻底完成修行。弑父行为将成为角色不归路的起点,同时也是走上救赎之路的开始。该角色在第八集回归时,除了脸上多一道疤,回归光明与继续堕落的矛盾应该会更加激烈。父亲汉·索罗或许会成为凯洛·伦内心自责与矛盾的具象表现,以回忆或精分的形式困扰他。凯洛·伦的灵感来源达斯·凯杜斯在死前也和外祖父达斯·维德一样完成了回归光明,本着撩拨粉丝的思路进行创作的新星战电影若如此安排也算是合情合理。

  卢克的失踪推断始于本·索罗反叛并血洗新绝地学院之后,他这拍拍屁股走人的行为十分值得商榷。他的自我放逐到底是自暴自弃的隐居还是另有目的?

  《绝地归来》结束时,卢克已经有了打败达斯·维德的力量,说他是为了逃避凯洛·伦和斯诺克,有些不能令人信服。在《原力觉醒》发生的年代,卢克年龄53岁,虽然外表看起来很沧桑(可能因为马克·哈米尔本人已经64岁了),但暂时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他经历过什么导致自己衰弱的变故。而年龄对绝地武士甚至各种原力使用者来说也并不必然会导致武力的衰败,杜库伯爵79岁1v2砍断阿纳金右臂,然后被874岁的尤达大师打跑了,只有53岁的卢克应该还处在原力的鼎盛时期。

  汉·索罗对蕾伊说,有传言卢克去寻找第一座绝地神庙。寻找绝地遗迹和回收绝地相关物品,正是除了建立新的绝地学院之外,卢克在恩多战役后的另一个主要使命。在漫威星战正史漫画《通往原力觉醒之旅:破碎的帝国》中,卢克在恩多战役结束三个月后开始了回收被皇帝窃据的绝地遗物的漫漫征程。在波·达默龙母亲的帮助下,卢克在帝国秘密实验室回收了两棵成长于科洛桑绝地神殿中的小树。

  凯洛·伦对蕾伊提及,第一秩序从帝国档案中获取了一部分卢克的下落,也就是R2-D2备份的那部分地图。问题是,帝国不太可能在覆灭后还建立了一个“卢克·天行者下落”的档案并持续更新。那么这份档案到底是关于什么的?

  是银河系各地的绝地神庙的位置。马克思·冯·西多扮演的Lor San Tekka,也就是影片开头被凯洛·伦劈死的老人,出身于一个名为“原力教会”的地下宗教组织。作为帝国时期绝地信仰和光明面的支持者,正是原力教会和Lor San Tekka为卢克提供了散落银河系各处的绝地遗迹线索。所以,第一秩序和抵抗组织,都是在通过寻找绝地神庙的方式搜索卢克。

  除了位于科洛桑的绝地神殿,银河系各处还有众多绝地神庙。有些神庙蕴藏丰富的凯伯水晶资源,有些神庙则用来对绝地学徒进行试炼。在帝国时期,绝地神殿成了帕尔帕庭的皇宫,各地的绝地神庙则在66号指令生效后,大部分被达斯·维德和帝国军队破坏殆尽。目前正史中卢克初次接触绝地神庙发生在《新希望》到《帝国反击战》之间的三年中,卢克在一座神庙的废墟中看到了可能是欧比旺与阿纳金·天行者的幻象。作为一个没有条件接受系统性训练,短期速成出师的二把刀绝地武士,卢克需要靠各地绝地遗迹中保存的物品甚至一些遗留的原力痕迹提高自己对原力和绝地的认识,来完成传承绝地教团的使命。

  尝试解释蕾伊的身世之前,先把几位年轻一代的年龄介绍一下。波·达默龙的父母在《破碎的帝国》中提到了2岁的儿子,而正史读物《帝国之仆》和《觉醒之前》中提及,子承父业的赫克斯将军诞生于帝国末年。两人在《原力觉醒》中都是30多岁。本·索罗诞生于新共和国成立前后,目前30岁左右。芬恩出生在恩多战役结束7年后,目前23岁。蕾伊大约出生在恩多战役结束后的第11年,5岁时被遗弃在贾库,成为昂卡·普拉特手下的拾荒者。蕾伊目前19岁,和卢克在《新希望》中登场年龄相同。

  1、她是汉和莱娅的女儿。虽然没有直接证据支持这种可能性,但凯洛·伦这个角色高度参考了衍生宇宙中的杰森·索罗,他的对手蕾伊对应杰森的双胞胎姐姐杰娜似乎是顺理成章的选择。

  但凯洛·伦比蕾伊大11岁的设定,极大程度削弱了兄妹相残的戏剧感。而且汉·索罗和莱娅在《原力觉醒》中既未与蕾伊相认,也没有察觉到她是自己的女儿,甚至老两口言语间都没提过有个失散的女儿。如果未来安排蕾伊和莱娅相认,只能认为迪士尼连“欧比旺处心积虑撮合卢克兄妹”的设定冲突梗都要炒一遍冷饭。

  2、她是卢克的女儿。首先,蕾伊是一个天才飞行员兼机械专家,星战正史里还有两个这样的人,都姓天行者。其次,她对天行者家族传承的光剑有着敏感的反应。如果是这样,恩多战役结束16年时,卢克将女儿隐姓埋名送到贾库,很可能因为在这一时期发生了本·索罗的叛变以及第一秩序和伦武士团对自己的追杀。在本叛变之后,或许卢克意识到天行者家族黑化倾向太强。于是忍痛将孩子送到垃圾场一样的贾库,断绝任何将她与天行者家族联系到一起的可能性。

  否定这种理论的最有效证据来自电影中的对话。保管天行者光剑多年的玛兹·卡纳塔对蕾伊说过“不管你在等谁,他们都不会回来了。但是有个人会来到你身边。”前者是来自蕾伊过去的“家人”,后者则是代表未来将引领她走上绝地武士之路的卢克。卢克似乎并不是蕾伊在等的家人。

  3、蕾伊是卢克曾经的学徒。凯洛·伦出场的时候连爆能枪射出的光束都能定住,最后被第一次耍光剑的蕾伊揍得屁滚尿流。如果不拿出一个李菊福的说法,未免太玛丽苏了。

  假如蕾伊在被送到贾库之前,就已经在卢克的绝地学院受训呢?这样她就成了伦武士团屠杀绝地学院的幸存者,在原力层面上与凯洛·伦的联系也能得到解释。不过蕾伊来到贾库时只有5岁,通常5岁的小孩子刚刚进入绝地幼徒阶段,只会做一些最基本的剑术修行。这依然无法作为蕾伊无师自通对丹尼尔·克雷格施展精神控制的合理解释。

  4、蕾伊是原力感召之下诞生的。又来一遍处女怀孕梗的可能性太低。实际上,尽管粉丝对此深恶痛绝,从《魅影危机》引入纤原体/迷地原虫的概念开始,星战宇宙对原力的解释是日趋科学化的。这种去浪漫化解读的趋势在很多粉丝看来抹杀了原力以及信仰的美感。对于阿纳金出生的解释,也逐渐在这种趋势的指导下变得科学起来。在星战宇宙重启之前夕出版的小说《达斯·普雷格斯》中,曾经暗示皇帝的师父达斯·普雷格斯进行一次操纵纤原体的试验活动,导致了原力的剧烈波动,进而诞生了阿纳金。这恰好呼应了《西斯的复仇》中帕尔帕庭所描述的,普雷格斯可以操纵纤原体创造生命。但是由于纤原体理论在粉丝中的争议性,新故事应该不太会去挑动原力的神秘性与科学性之争。

  5、蕾伊和前作主要角色没有任何关系。为什么蕾伊会被送到贾库?或许JJ觉得既要选个沙漠星球勾引粉丝,又不能完全复制粘贴,所以塔图因变成了贾库。但是在故事范畴内思考,必须赋予贾库作为蕾伊故事起源地的必要理由。于是,有了贾库战役。

  发生在恩多战役一年后的贾库战役导致了帝国的最终投降。在此之后,赫克斯等帝国遗老遗少前往位于银河系西部的未知区域,建立了第一秩序。并在不久之后,奉神秘的黑暗面原力高手斯诺克为最高领袖。可以说贾库战役是新星战故事的开端,这其中应该有更多值得挖掘的故事。

  在正面描写贾库战役的小说《失落之星》中,由于贾库所处的重要战略位置,以及建在该星球上的帝国兵工厂,新共和国与帝国在此展开了激烈的交战。战斗中,新共和国打算俘虏歼星舰处罚者号,获取歼星舰的建造技术。年轻的歼星舰女指挥官赛娜·蕾果断指挥处罚者号冲入贾库大气层,坠毁在星球表面。蕾在撞击前,被加入义军的恋人救走,后来受到共和国的审判,下落不明。

  赛娜·蕾的姓氏与蕾伊的名字发音相同,但写法稍有出入。虽然前者是黑人的设定,让两人存在血缘关系的可能性基本为零,但是作为统一规划的星战正史组成部分,赛娜·蕾作为《原力觉醒》前导故事的女主角,和蕾伊的名字如此相似,未必是巧合。蕾伊的身世,可能和贾库战役存在密切关联。不过蕾伊出生时,贾库战役已结束十年,又想不出有什么理由非把她送回这里。

  斯诺克是达斯·普雷格斯的理论目前非常流行。对于神秘度更胜蕾伊的斯诺克,这个几乎唯一能够搭上边的解释,也是最不靠谱的解释。

  达斯·普雷格斯是一个活跃在纳布战役之前的西斯尊主,皇帝帕尔帕庭的师父。当帕尔帕庭秘密训练了达斯·摩尔作为刺客之后,西斯二人法则要求他在师父和徒弟之间做选择。有感普雷格斯已经丧失利用价值的帕尔帕庭杀死了自己的师父,此时普雷格斯的年龄已至少超过90岁。假如普雷格斯没死,活到《原力觉醒》的时代,他已经超过150岁了。而作为缪恩人,普雷格斯的种族平均寿命只有90多岁。

  另外,斯诺克的外貌也和缪恩人有明显的差别。虽然和缪恩人一样肤色苍白,且头部无任何体毛,但是斯诺克并没有缪恩人标志性的夸张长脸特征。

  此外,普雷格斯作为西斯尊主,不会轻易背叛二人法则,收过多徒弟。在蕾伊的幻觉中,伦武士团至少有七个人,且只有凯洛·伦是以光剑作为武器。而即便是凯洛·伦的光剑,也可以拿来证明斯诺克不是一个西斯尊主。这把光剑的设计风格虽然来自几千年前,但却是不得已的复古致敬。由于使用的凯伯水晶存在缺陷,这把光剑的能量输出极不稳定,需要两侧开口释放多余能量。如果观察仔细,还会看到剑柄上有外露的线材。如果斯诺克是一位西斯尊主,他的徒弟怎么会造出这么烂的光剑。

  比达斯·普雷格斯更有可能的是,斯诺克是一个在帝国时期潜伏的原力敏感者,和玛兹·卡纳塔一样,他们隐藏自身原力的目的是避免被皇帝和维德感应到从而招来杀身之祸。又或者,斯诺克来自皇帝的某项目前还未揭露的秘密计划。在新正史漫画中,皇帝在维德于《西斯的复仇》中败走穆斯塔法开始,就秘密培养了一批半人半机器的改造人。如同格里弗斯将军,这些改造人接受光剑训练,但是本身毫无原力。谁能保证,在帝国存续的20几年间,帕尔帕庭没有启动过其他邪恶试验,而斯诺克恰好就是这些试验的产物。最后,帕尔帕庭或者维达,都有可能在这20几年间发展了新的秘密学徒,以备时机成熟推翻另一方。斯诺克同样有可能就是这个秘密学徒。

  蕾伊接触卢克的光剑时,眼前产生了一系列幻觉。这场戏剪辑速度很快,声音和画面均包涵大量信息。

  蕾伊首先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狭长的通道,冷色调的白光从地板射出。这里正是《帝国反击战》中位于贝斯坪的云城,在通道的尽头,维德对卢克揭示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很快观众就听到了卢克撕心裂肺的“Noooooo”。

  随后,云城幻象坍塌,蕾伊面前出现了跪坐的卢克和R2-D2。R2面前的冲天火光,是一座燃烧中的绝地神庙。这很可能发生在凯洛·伦叛变之后,卢克自我流放之前。将自己的行踪交给R2之后,卢克把R2送交抵抗组织,然后踏上了寻找绝地神庙的旅程。

  当凯洛·伦出现在蕾伊的幻觉中,我们看到了伦武士团的全体成员共有七人。目前没有任何可靠线索指出这个雨夜杀人的场景到底是什么,伦武士团似乎出于某种目的屠杀了一个部落。

  然后,蕾伊看到了5岁的自己。一艘飞船正在驶离贾库,这和蕾伊早前拾荒之后,看到有飞船飞离贾库的情景产生了呼应。那艘飞船飞向黑暗中的一道红色光芒,红色光芒在星战世界中向来是厄运的象征。不信请回忆汉索罗死前,阳光消失后的情形。这道天空中的红色光芒,也是对弑星者基地的隐喻。

  之后,蕾伊预见到自己与凯洛·伦的对决。而欧比旺的声音再度响起,这个声音并非出自过往的回忆,而是欧比旺的原力英灵在指引蕾伊的觉醒。显然在2016年继续搞出透明人既显得很low又不具备可行性——毕竟亚历克·吉尼斯爵士已经去世15年了,欧比旺的原力英灵总不能忽然又变成了伊万·麦克格雷格。

  幻觉中,还有另外一个声音穿插其中,是尤达大师在教导卢克时曾经说过的话。另外,凯洛·伦审讯蕾伊时提到的,蕾伊夜不能寐时想象的一座汪洋大海中的小岛,则正是在影片结尾出现的卢克所在的Ahch-To(星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