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晚报道 一场说走就走的逆行 连夜打包的防疫工作人员行李箱里都

  3 月 13 日,深圳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关于做好全市三轮全员核酸检测的通告》,一夜之间,深圳全市公交、地铁停运,全员居家办公。但就在这个夜里, 要强的深圳防疫人 已经打包好行李,准备天明就奔赴抗疫一线战场。

  作为第三次拖着行李箱上班的肖可而言,这一次离家,内心已经没什么波澜了。她豪迈地说道: 来了就来了,干了就干了,没什么特别的准备,听党和领导的指挥呗!

  肖可是罗湖区慢性病防治院健康促进科的主任,此次她化身流调员,来到罗湖区新冠疫情流行病学应急处置指挥部参与流调任务。其实今年从 0107 疫情开始,肖可已经三次住进隔离酒店了。1 月份去清水河街道草埔西社区支援核酸采样,去之前没通知要住隔离酒店,行李是家人帮忙收拾好了送过来的。2 月份是担心自家小区受疫情封闭导致不能外出工作,所以备好行李准备随时住单位。 肖可回忆道, 这一次有经验了,还带了些零嘴。

  src=肖可向深晚记者分享自己行李箱里的小零食,笑道: 上次采样任务没法买到零食,所以后来都备着。我带了话梅、牛轧糖这些方便吃的,不过一忙起来也没时间吃,也就偶尔解解馋吧。

  我住单位已经二十来天啦!这是我的露天‘行李箱’。 梁景武站在自己的办公桌前,指着零零散散的衣物介绍道: 这几件厚衣服是上个月急匆匆在家里随手拿的,后来一直没机会回去,就放在这了。当时还拿了一把牙刷、一条毛巾,这些短袖、拖鞋都是家人陆续寄过来给我的。

  src=家住南山蛇口的梁景武是罗湖区清水河街道综合治理办公室副主任,0215 疫情开始就一直以核酸检测二组组长的身份下沉至草埔西社区防疫一线。一眨眼快一个月过去了,冬装脱成了短袖,他始终没能回家。

  上个月特别冷的时候,真的很想要一张厚棉被,不过当时条件有限,多盖几件衣服也就撑过去了。 梁景武神秘地说, 其实我还有一个‘法宝’,就是我儿子的‘小白’。

  原来,连续多日不能回家,梁景武不到 5 岁的儿子非常思念老爸,想把自己最喜欢的小羊驼玩偶 小白 寄给梁景武。 儿子说,爸爸一个人在外面睡,让小白陪着我就不冷、不害怕了。 梁景武说, 不过因为儿子睡觉要抱着它,寄给我会睡不着,所以拍成照片发给我了。

  src=此后,梁景武把儿子抱着 小白 的照片设成手机屏保,奶萌的儿子和寄托了浓浓爱意 小白 成为他坚守阵地的精神支柱。 我知道自己现在的工作是使命更是责任,明白有了大家才会有小家。家里有老婆帮我守着,我负责守护好街道! 虽然不能常伴家人身边,但想到此次过后大家都能够与家人团聚,他脸上的笃定又多了几分。

  罗湖区融媒体中心采编部工作人员李泫霏住在福田区益田村,3 月 12 日被单位安排下沉到罗湖区桂园街道鹿丹村支援抗疫,3 月 13 日接到《关于做好全市三轮全员核酸检测的通告》的同时,她还获悉自己住的小区也将要采取封闭管理。是选择居家隔离,还是继续下沉一线?李泫霏不假思索地便选择了后者,第一时间向单位递交继续下沉的申请,请求单位开具防疫工作人员证明,义无反顾地前往鹿丹村。

  李泫霏向深晚记者展示了自己的行李箱,除了日用品、衣物、手机充电器及应急药物,多余的什么都没带。 衣服都不够装了,哪有位置装别的。 李泫霏说,由于自己情况特殊,所以足足带了 14 天的生活用品,临行前还特意查了天气预报,了解到月底可能会有几天降温,多带了一件长袖,其他全是便于行动的衣物。

  src=我觉得相比居家办公,到一线去更能帮助抗疫,而且我已经是个有丰富经验的志愿者了,我更应该到一线去。 原来李泫霏拥有多次下沉经验,业余时间也会在社区参与志愿服务,她笑称自己是 专业的扫码员 。

  陈英娜是罗湖区翠竹街道水贝社区的一名社工,已经协助社区开展防疫工作 1 年了。3 月 13 日晚她在朋友圈说道: 在我考虑明天踩单车还是走路上班时,突然喜提办公室酒店入住通知 ,并配上一张她收拾行李的照片。

  src=我家住在龙岗布吉,当看到公交、地铁停运时,第一个想法就是骑车来上班。我骑过,大概 40 分钟。后来单位通知帮我们定好了酒店,真的开心。 陈英娜笑着说。

  当所有人都在为不能回家的一线防疫工作人员而心疼时,身为心疼对象的陈英娜自己却喜滋滋的: 平时上下班通勤都要一个小时,现在就住在单位旁边的酒店,步行三四分钟,节省了很多时间休息,多好! 陈英娜告诉深晚记者,平时大家要晚上十点后才下班,早上九点半就要回到岗位,一想到自己今晚可以多睡一个小时,心情就很兴奋。

  src=她的行李箱充满生活气息,一次性马桶垫、压缩毛巾、拖鞋、衣架、保温杯,准备充足。陈英娜说,自己是一个非常喜欢旅游的人,近年来因为疫情防控影响,已经很久没有出去旅游了。这次把这些准备用在旅游时的物品收拾出来,心情很微妙, 第一次收拾行李不是为了去旅游,有种别样的感觉。

  朱林是罗湖区东湖街道大望社区工作站副站长,家住近 40 公里外的南山,为了避免因小区封控而影响工作,早在月初他就把 家 搬到了工作站。

  一个装了几套换洗衣裤的环保袋、一张简陋的折叠床和行军被,以及插着牙膏牙刷的牙杯,就是朱林此行的所有行李。 一点私人物品都没带, 朱林说, 不过如果非要让我选一样东西带的线 年多的蓝牙音箱,那是我妻子在我参加壹基金 50 公里长跑时买给我的。可惜它最近坏了。

  src=为居家隔离人员上门采样、转运密接人员、闭环转送封控区人员 朱林仿佛一颗陀螺一样旋转在社区防疫一线的角角落落。他告诉深晚记者,自己的妻子是南山区人民医院的医生,最近也是连续奔波在一线,家里最让他放心不下的就是还在读高二的女儿,还有已经 21 天没见的父母, 这是我们全家到深圳以来分别最长时间的一次,希望疫情赶紧结束,我好想一家团圆。